隨著宏觀經濟環境的逐步趨緊,企業用工、流動資金和原材料等各種生產經營成本持續上升,缺電局面再次出現,工業品出口面臨不確定因素,溫州中小企業生產經營壓力明顯加大。
據中國證券報6月1日報導,位於浙江溫州龍灣的江南皮革有限公司大門緊鎖,《清算通知》貼在門口,企業的生產設備基本搬空。
從今年4月起,溫州江南皮革、波特曼、三旗集團三家企業因老板出逃或經營不善瀕臨破產,原因均指向資金鏈斷裂。一石激起千層浪,三家企業的倒閉引起各方擔憂,有關資金鏈斷裂導致溫州中小企業生存困境、重現金融危機時期大規模倒閉潮的言論再度在溫州各界流傳。
溫州經濟貿易委員會中小企業處處長黃壽君認為,這是企業轉型期的“陣痛”,企業倒閉的個案不能代表溫州企業的整體狀況。這三家企業并非如外界所說的“知名”企業,而是媒體炒出來的“知名”。
中國證券報記者在溫州采訪時發現,無論政府、企業還是銀行均認為,隨著宏觀經濟環境的逐步趨緊,企業用工、流動資金和原材料等各種生產經營成本持續上升,缺電局面再次出現,工業品出口面臨不確定因素。溫州中小企業生產經營壓力明顯加大,溫州傳統勞動密集型企業走到了十字路口。
用工荒:勞動密集型行業很缺工
溫州有四分之一的企業出現了因缺工導致生產能力飽和及不敢接單現象。在勞動力成本上漲的同時,原材料成本的壓力也越來越大。
在溫州工業園內,多數企業門口都常年掛著招聘信息,“急聘”字樣寫得很大。
夏夢意杰服飾有限公司人事經理劉崢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盡管今年工人工資比去年同期增長20%左右,但還有10%的用工缺口。“企業員工的流失率高達70%,一般情況下該指標在30%左右。”劉崢說,這一情況從去年開始逐漸凸顯。
中國證券報記者在該企業門口的招聘欄上看到,“企業替員工繳納社會保險,享受國家法定假日,員工宿舍有電視、空調和衛浴”。劉崢認為,除了產業轉移、西部地區工人就近就業之外,現在新生代務工人員對工廠環境、用工待遇、休息保障、福利保障等方面有較高的要求,不再像老一輩務工人員不管累活、臟活都愿意干。
“我們在和企業老板們交流時,他們對各方面成本的上漲,都說‘膽戰心驚’。”溫州工業園區管委會辦公室副主任鄒建強說。
鄒建強介紹,就今年溫州工業園區的企業而言,各個行業、各個工種的薪酬平均漲幅在15%-20%。即便如此,勞動密集型的服裝行業仍然招不滿工人。
隨著中西部地區經濟的快速發展,江西、湖北、安徽等主要勞動力輸出地的勞動密集型產業迅速壯大,工資水平與沿海地區差距逐漸縮小
票貼,而溫州等地生活成本提高,導致勞動力逐年減少,企業用工形勢日趨嚴峻。
一家服裝企業的人力資源部透露,往年給普工的月薪不到1500元,但今年把月薪提高到1800元并包吃包住。如果低於這個價格,工人根本不考慮。
根據溫州市經濟貿易委員會的監測調查,在溫州的855家企業中,有74.5%的企業表示用工較缺,比去年同期提高了14個百分點。其中缺工10%的企業近一半,缺工20%的企業約占兩成,缺工30%的企業不到一成,缺工一半以上的企業占2%。從行業分類看,鞋類、服裝、眼鏡、打火機、制筆、鎖具等勞動密集型行業缺工較為嚴重,這類企業有八成以上缺工超過10%。
溫州有四分之一的企業出現了因缺工導致生產能力飽和及不敢接單現象。中國證券報從溫州市職業中心了解到,2001年以前來該中心登記求職的務工人員達51萬多人,但到了2009年已經驟減到18萬人左右,2010年只有12萬人,今年將進一步下降,預計全年用工缺口超過20萬人。
黃壽君表示,盡管部分企業訂單充裕,但企業苦於一線員工難找,導致開工不足,無法按時交貨,直接導致企業生產下降。
在勞動力成本上漲的同時,原材料成本的壓力也越來越大。溫州工業園區總共有110多家企業,包括皮革、服裝、機械、不銹鋼等行業,其中,皮革行業共有20多家企業,占園區總產值50%左右。從去年以來,皮革行業所涉及的原料皮供應緊張,常用的小牛皮價格漲了20%,同時,國際石油價格波動,化工原料的價格也漲勢兇猛,企業經營出現困難。
各種原材料提價的壓力向下游制品企業傳導。以溫州制鞋企業為例,鞋底所用的聚氨酯材料從每噸2.1萬元升至每噸2.5萬元,漲幅接近20%,膠水價格也漲了近一倍。溫州華得利鞋業的負責人說,產品出口價格上漲的幅度遠遠不及成本上漲的幅度。
杭州市經濟委員會中小企業處副處長樓建民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溫州工業用地的價格每畝高達200萬-300萬元,遠遠超過杭州郊區每畝二三十萬元的價格,土地成本也推高了企業的成本,吞噬了企業利潤,所以溫州有部分企業向中西部進行產業梯度轉移。
錢荒:民間借貸水漲船高
貸不到款的企業只能將目光轉向民間借貸,導致民間借貸的利率水漲船高。如果銀根繼續收緊,會有很多中小企業資金鏈可能出現問題
各種成本的不斷上漲讓許多中小企業更加渴求信貸資金。然而,逐步收緊的銀根讓這些企業的資金鏈開始緊繃。
中國人民銀行溫州中心支行最新數據顯示,1-3月溫州新增貸款投放總額為238.28億元,僅相當於去年同期投
借錢放量的66.5%。貸不到款的企業只能將目光轉向民間借貸,導致民間借貸的利率水漲船高。
人行溫州中心支行民間借貸利率監測顯示,3月末,溫州民間借貸市場綜合利率水平為24.81%,折合月息超過2分。今年1-3月的利率分別為23.01%、24.14%和24.81%,呈逐步走高的態勢。典當行的月利從去年的2.2分漲到目前的3分,甚至有的短期月息已達到4分、6分。截至3月末,監測的企業財務費用增幅高達20%左右,支出增加相當於同期利潤總額的6%左右。
位於溫州市小南門附近的港尚記餐飲店已經被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貼上封條。由於從銀行獲得貸款越來越難,老板嚴勤通過民間借貸幾百萬元,月息高達6分甚至8分,但企業利潤不斷下降,最終因無力償還而潛逃。
知情人士透露,三旗集團在倒閉之前1個月還在招工。由於欠銀行高達1.23億元的資金,該公司在樂清的多數固定資產已被凍結或轉讓。
東方輕工實業有限公司總經理李中堅在接受中國證券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他偶爾也會向民間借貸周轉資金,月息3分、4分不等。
李中堅做打火機十多年,此前還可以將合同抵押給銀行融資,但現在這條路行不通了。受工資和原材料上漲壓力及美元波動影響,目前有些訂單也不敢接了。
“現在銀行貸款很緊,利息也一再提高,所以有些訂單不敢去接。”李中堅說,不僅僅是他的企業,溫州不少企業靠社會責任和面子在撐著。他預計到下半年,溫州中小企業的狀況會更嚴峻。
李中堅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溫州打火機企業原來有1000多家,因利潤下滑、經營困難而關門停工一批,目前還剩下一兩百家,但真正能夠正常生產的企業不到100家。
“美元動一動,工資漲一漲,銀根緊一緊,我們的心就慌一慌。”李中堅說,特別是出口導向型企業的壓力更大。在人民幣對美元升值的預期下,議價能力較弱的中小企業來了長周期的訂單也不敢接。
李中堅說:“部分企業不敢提高產品價格,提高價格等於扔掉市場占有率,只能犧牲利潤保客戶。”
“一些企業通過民間借貸短期周轉,月息已經高達6分。”對於目前中小企業的生存現狀,溫州中小企業促進會會長周德文憂心忡忡。“如果銀根繼續收緊,會有很多中小企業出現資金鏈緊張的問題。”
周德文甚至擔心,資金鏈的持續緊繃將導致溫州中小企業重現國際金融危機時期扎堆倒閉的情景。
電荒:比往年來得早
今年以來,受浙江省網供電能力不足和溫州電網設備卡口等因素影響,溫州的供用電形勢明顯趨緊
從3月起,溫州部分企業開始遭遇電荒的困擾,缺電也成為企業生產的重要制約。往年到盛夏季節才會拉閘限電,今年的電荒來得特別早。部分企業已經開始限電,執行每周“開五停二”的供電措施。
李中堅說,一個星期拉閘兩天。企業只有自行發電,用電成本再次上升。
溫州經濟貿易委員會在《一季度我市工業經濟運行中的主要困難》工作簡報中表示:“工業用電緊張局面較為突出。”今年以來,受浙江省網供電能力不足和溫州電網設備卡口等因素影響,溫州的供用電形勢明顯趨緊。
1-3月,溫州市最高用電負荷達504萬千瓦,供電能力只有440萬千瓦左右,缺口約在60萬千瓦左右。今年以來,溫州各區縣均已陸續出現階段
借貸性的限電現象。溫州已經下達了2011年溫州電網《超電網供電能力拉限電序位表》。
限電措施給不少企業帶來了生產經營上的影響。溫州工業園區今年1-4月經濟運行報告顯示,該園區今年沒有新增投產企業,轉產企業4家,而停產企業達10多家。由於土地成本上升以及對高能耗企業拉閘限電等原因,該園區90%的合成革、不銹鋼企業已經遷出溫州。
企業界人士抱怨說,即使限電,企業也無法停止生產,這不僅是為了工人,也是為了經營的延續和訂單的履約。柴油發電成為不得已的自救辦法,但柴油發電帶來的污染與節能減排的初衷相背離。
“陣痛”中探路轉型升級
傳統的勞動密集型企業已經不是溫州民營經濟的代表力量,必須提升傳統制造業的科技含量,培育出新的產業,提高品牌附加值
“雖然不能說比2008年金融風暴時還困難,但今年經營的要素壓力的確多了很多。”溫州一家金屬材料公司的老板說。
在各種成本不斷向中小企業擠壓下,一些傳統行業的增長已經陷入持續低迷。黃壽君坦言,部分高能耗、勞動密集的出口導向型行業受影響比較明顯,利潤增長較為低迷。今年1-3月,溫州市經濟貿易委員會監測的制革企業(102家)、造紙企業(22家)、金屬冶煉企業(80家)等高耗能行業利潤總額同比均為負增長,眼鏡、打火機、制筆、鎖具、剃須刀等出口導向型行業(35家)利潤同比下降30%左右。
以造船業為例,溫州19家造船企業的產值在1-3月同比下降4.2%,全行業虧損企業的虧損額達2800多萬元,比去年同期增虧800萬元。目前造船行業的產能只發揮了三成,一半的企業沒有訂單。
“但是,溫州的新能源、新材料、生物醫藥、節能環保四大戰略性新興產業今年一季度產值25.12億元,同比增長31.9%。”黃壽君說,這表明溫州的產業結構正在優化升級,溫州市政府特地設立了溫州市產業轉型升級推進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
黃壽君將目前溫州企業的困難現象理解為企業轉型期的“陣痛”。企業倒閉的個案不能代表溫州企業的整體狀況。
“今年一季度,溫州出口交貨值138.04億元,同比增長14.3%,這個指標遠遠好於金融危機時的數據,工業經濟主要指標仍然保持在適度增長區間。”黃壽君說,不能因溫州有企業倒閉,就簡單認為整個溫州企業都不行了。
據知情人士透露,浙江銀監局和溫州銀監分局最新出具的一份報告認為,根據溫州工商系統調查,當前穩健的貨幣政策雖對企業融資產生了一定壓力,但并沒有從根本上影響溫州企業整體向好的發展大格局,也沒有出現企業集中倒閉的現象。
調查報告認為:“一些不符環保要求的皮革、煉鋼等高污染企業根據規定必須關閉,一些行業由於產能過剩也必須予以淘汰,這不應簡單地理解成是溫州經濟出現危機的先兆。”
溫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統計數據顯示,一季度末,溫州私營企業注銷戶數534家,同比減少14.56%,但溫州市在冊私營企業7.32萬戶,再創歷史新高,注冊資金2063.1億元,同比增長15.11%和28.37%。
業內人士認為,目前溫州中小企業的“陣痛”,表明傳統的勞動密集型加工制造模式已經終結。在經濟周期性律動中,部分傳統
借錢企業被淘汰是正常現象,必須進行產業升級、結構轉型。傳統的勞動密集型企業已經不是溫州民營經濟的代表力量,必須提升傳統制造業的科技含量,培育出新的產業,提高品牌附加值。只有這樣,溫州的民營企業才能走出困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5508888 的頭像
m5508888

P麗麗

m55088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